第三十九章 绝世儒将周瑜

忆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尽管在《三国演义》中,罗贯中老先生将周瑜描写成一个嫉贤妒能,心胸狭窄的人,我还是非常喜欢这个人物形象。

说到历史上真正的周瑜,则更是让人钦佩,惹人羡慕,令人崇拜。

周瑜,字公瑾,安徽舒城人。瑜,瑾,皆玉也,而周郎人如其名,面如冠玉,玉树临风,罗贯中用八个字来写其美:资质风流,仪容秀丽,着字虽不多,一个外表内涵俱佳的男儿形象已跃然纸上,同时也定格在读者心中。

苏轼也是极为欣赏周瑜的,他在其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尽情为之讴歌:“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我们一直认为戴纶巾摇羽扇是诸葛亮的典型形象,殊不知,纶巾羽扇的主人不是一代名相孔明,而是一代儒将周瑜。

诸葛亮草船借箭、巧借东风都是后人的借花献佛,穿凿附会,而周瑜赤壁鏖兵、火烧战船的功业却是真真切切,纤毫不爽地记在史册上的。晚唐大诗人杜牧游览赤壁时曾赋诗云:“铁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周瑜不仅功业彪炳千秋,横绝青史,而且为人真诚,胸怀宽广,绝不是《三国演义》中所描写的那个样子。东吴副都督,老将程普自恃德高望重,战功卓著,看不起小字辈,几次羞辱周瑜,周瑜都以国事为重,不与之计较,最终程普被周瑜的高尚品格折服了,发出了由衷的赞叹:与公瑾交,如饮醇醪,不觉自醉。二人共同谱写了三国时期的一段将相和的历史佳话。

周瑜不仅文武双全,品行高洁,而且在音乐上还极有天赋,当时江南就流传着“曲有误,周郎顾”的佳话,可以想象这样一个风流儒雅,才华横溢的周郎会令多少少女钟情,会牵动着多少美眉的芳心,而幸运地成为周夫人的小乔又是多么的让她们羡慕乃至于嫉妒。唐代诗人李端曾写下一精致细腻、情思别具的小诗歌咏此事:

鸣筝金粟柱,

素手玉房前。

欲得周郎顾,

时时误拂弦。

遥想周瑜一生,我们会情不自禁地感叹:如此完美之奇男子,世之罕见!可惜天不假年,让他英年早逝,遗恨征途,正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