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一千七百年前的现实版风流贾府

忆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提到贾府,人们先想到的是《红楼》中“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荣宁二府,但笔者在此要写的这个一千七百年前的风流贾府,其权势和财富绝对在前者之上。

这个贾府的当家人名叫贾充,是晋武帝司马炎最宠的大臣,官至太尉,相当于现在的军委副主席或国防部长,比贾政的官职高得多,也重要得多。

贾充是魏国豫州刺史、阳里亭侯贾逵的“老来子”,贾逵老来得子,欢天喜地,认为自己必有后福,当有充闾之庆,所以给儿子取名为充,顺便把字定为公闾。可惜的是,贾家乐极生悲,魏明帝太和二年(公元228年),贾逵在儿子十一岁时就去世了,留下了妻子柳氏和未成年的贾充、贾混兄弟两个。

父亲死后,贾充作为长子因袭爵位成为阳里亭侯,任尚书郎。贾充能言善辩,为人圆滑,进入官场之后他的仕途顺风顺水,官位一直在上升,到司马昭执掌魏国大权时,他已经是爵封宣阳乡侯(比亭侯高一级)的廷尉(相当于司法部长)了。

在此期间,贾充的家庭却经历了一次重大的变故。

贾充的第一个妻子李氏出身名门,乃是中书令李丰之女,她知书达理,端丽贤淑,深得婆母喜爱。婚后,李氏给贾充生下了贾荃、贾濬两个女儿,一家人上下谐和,其乐融融。就在两个女儿即将成年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齐王曹芳嘉平六年(公元254年),李氏的父亲李丰因反对专权的司马师被杀,李氏也因受父亲牵连而被流放到边远地区去服苦役。

贾府的大小事宜总得有个人打理才行啊,于是贾充又娶了城阳太守郭配之女郭槐。

曹魏末年,司马氏势力如日中天,权倾朝野,司马昭掌权时更是气焰嚣张,连皇帝也不得不忍让他三分。年轻气盛的魏主曹髦深知司马氏久有篡位之心,曾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在忍耐了几年之后,这个热血青年终于爆发了,他带着太监仆役和一部分宫廷侍卫向司马昭的晋王府发起进攻。作为司马昭第一心腹的贾充奉命带兵杀死了曹髦,并劝司马昭取代曹氏另立朝廷,司马昭以为时机还不成熟,于是另立曹奂做了傀儡皇帝。

司马昭做晋王后,曾想立次子司马攸为世子(诸侯王爵位的继承人),贾充劝阻说长子司马炎聪明神武,胆识过人,有超世之才,又宽仁孝慈,有人君之德,能归附人心,应立长子为世子。这样司马炎才得以在司马昭死后以世子身份继承了晋王爵位。司马昭临死前拉着司马炎的手,谆谆嘱咐他说:“真正了解你的是贾公闾呀!你不要辜负于他。”贾充因此很得司马炎的倚重,不久便被封为临颍侯(比乡侯更高)。

魏元帝曹奂咸熙二年(265年)十二月,司马炎在贾充、裴秀等人协助下逼令曹奂禅位,司马炎受禅称帝,史称晋武帝,定都洛阳。贾充因功被加爵鲁郡公,拜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相当于副总理),后又拜为侍中、尚书令(相当于总理)之职,参与枢密机要,一时朝野侧目。

正当贾充在政治上春风得意、宏图大展之时,他在家中却又遇到了大难题。

原来,贾府的新女主人郭槐和《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一样是个醋坛子,生性妒忌,而且心狠手辣。郭槐在高贵乡公曹髦甘露元年(256年)生下女儿贾南风后,更是变本加厉,歇斯底里,浑如变态一般。她对贾充身边的所有女性都心怀戒备,若是看到谁同自己的丈夫有来往,就会醋海生波,由波变浪,直到形成海啸,搞得贾府人仰马翻,一地鸡毛,甚至闹出人命。

贾南风的弟弟贾黎民(这个名字挺有现代味)三岁时,乳母带着他在贾府门外玩耍,贾充走来时,小儿子张着手,笑着让父亲抱,贾充便走上前弯下腰亲热地拍抚他。这一幕正巧被郭槐碰上,她以为乳母跟贾充有私情,不问青红皂白,竟将可怜的乳母鞭打至死,贾黎民也因为没了乳母最终得病而死。后来,郭槐又生下一个男孩,仍找来一个乳母喂养。有一天,乳母抱着孩子在贾府院内游玩,贾充上前抚摩孩子的头,郭槐又认定乳母有意勾引贾充,不由分说又将乳母活活打死,这个儿子也因此早夭,贾充就像贾琏一样由此绝了后代根。

司马炎称帝后,贾充的元配夫人李氏获得大赦回到了洛阳,为了成全他们夫妻团圆,司马炎特地降下恩诏允许贾充置左右夫人,迎归李氏。晋武帝的意思是贾充迎归前妻后,仍可给郭槐正妻夫人的名分,也免得让贾充难堪。贾充谢恩回家,将此事告诉了郭槐,谁知郭槐火冒三丈,根本不把皇帝的圣旨放在眼里,立即给了贾充一顿数落:“这些年我跟你同甘共苦,患难与共,容易吗?你有今天,别忘了我的功劳。休想让那老妖精在我跟前碍眼。”贾充见她不依不饶,又怕她再撒泼使性,干脆谢绝了皇帝的恩诏,断了要置两夫人的念想,而是在城中永年里为李氏另修了一处宅院安身。-午后书社-

贾充和李氏的儿女贾荃、贾濬多次哀求父亲去看望她们的生母,贾充却一直不敢答应。尽管如此,郭槐仍不放心,每到贾充外出时,她都要派人暗中盯梢,唯恐贾充背着她去找李氏破镜重圆。后来,贾荃成了晋武帝的弟弟齐王司马攸的妃子,便劝说父亲休掉郭槐而迎还其母李氏,有一次竟叩头流血,但贾充硬是不敢点头,虽然他心里也觉得自己有愧于李氏。贾充在母亲临终时,问她还有什么吩咐,贾母说:“我让你把我那贤德的媳妇迎回来你尚且不肯,何必再问别的。”结果,李氏一直也未能再回贾府。

1700年前的现实版贾府不仅有像二奶奶王熙凤一样的醋坛子,还有比贵妃贾元春地位还高的皇后,她就是贾充和郭槐的第一个女儿贾南风。

当初,晋武帝司马炎本来准备给太子娶大臣卫瓘的女儿。他曾经跟皇后杨艳讲:“卫氏之女与贾氏之女,实在是泾渭有别,你难道不知道?贾家夫人天生好妒,又生子不多,贾家的姑娘长得又黑又丑不说,且身材短小,若是娶来会影响我司马家的后代;卫家夫人天性贤惠而又儿孙满堂,卫家姑娘长得白皙漂亮不说,而且身材修长,高个媳妇门前站,不会做活也好看。你说该选谁?”但杨皇后早就听贾充亲信和郭槐等人给她吹过风,说贾女如何如何的贤德,便固执己见,请选贾氏。这个时候,武帝宠信的荀勖等人也附和杨皇后,向皇上奏称贾充之女“姿德淑茂”,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最后,晋武帝高瞻远瞩,放眼未来,为了皇位的巩固和家庭的和谐答应了这门亲事。

要说贾南风的相貌,那可真是非一般的丑,据说生的是身材矮小(约1米4左右),面目黑青,鼻孔朝天,嘴唇保地,眉后还有一大块胎记。不过,她那太子夫君司马衷也实在够人受的,是个十足的白痴。有一次,他在华林园玩耍,听到水中蛤蟆在叫,便问身边的人:“这鸣是为官还是为私呀?”令在场者啼笑皆非。后来,他做了皇帝,对饥民饿死甚为不解,曾问大臣这样的话:“百姓挨饿,何不食肉糜(吃肉粥)?”

太子司马衷虽然白痴,却也知道男女之事。工于心计的贾南风一进宫就开始了婚姻保卫战,她决不允许宫中其他女人接近太子得到宠幸。随着时光的推移,贾南风从她老妈郭槐那儿遗传来的妒忌品性暴露无遗,而且越来越酷虐凶暴,看着太子宫中哪个女人不顺眼,就亲自拿刀将人杀死,尤其对偶尔受到太子临幸的妃妾,更是毫不留情。一次,贾南风听说太子的一个妃妾怀了孕,便手持画戟,猛击那个妃子的腹部,生生地将胎儿打了出来,现场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太熙元年(290年)四月,武帝司马炎病死。太子司马衷登基即位,历史上称为晋惠帝。贾南风顺理成章地升格成为皇后。

晋惠帝即位之初,贾南风虽然很想参与朝政,但朝廷大权牢牢掌握在皇太后杨芷和她父亲太傅杨骏手中,贾南风一直无隙可乘。

对于太傅杨骏与皇太后一手遮天,贾南风早已心怀不满,经过十余年宫廷的熏染与磨炼,她无时无刻不想取而代之。经过多方策划之后,已经和宦官、皇族结成联盟的贾南风终于开始反击了。

永平元年(291年)三月八日夜间,贾南风骗得惠帝下了一道诏书,说杨骏谋反,派楚王玮等率兵包围了杨府,将杨骏一家老小及亲信党羽一网打尽,全部杀死,拉开了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生灵涂炭的“八王之乱”的序幕。

贾南风控制了朝廷大权之后,在生活上愈来愈荒淫放荡。

本来贾南风对丈夫就不甚中意,怨他呆痴无味,不解风情,因而她早就与可以自由出入宫掖的官员如太医令程据等人淫乱。自从大权在握,她更毫无顾忌,大肆搜罗男宠供其淫乐,搞得朝野上下沸沸扬扬。她手下有一批人专门给她到处物色健少年,秘密送到宫中。

据说,洛阳城南住着一位小吏,长得相貌堂堂,英俊潇洒,忽然有一天,他穿着极其华丽的衣服值勤,大家见了,都怀疑衣服是他偷来的。长官也心有疑虑,让他当众说个明白。这小吏为了洗刷自己,就娓娓道来:

某一日,我在路上遇到一个老太婆,她说,家里有得重病之人,巫师讲应找家住城南的少年来驱邪消灾,想暂时让我走一趟,事后必有重谢。于是,我答应随她去。上了车,她放下帷布,将我装在一个大竹木箱中。走了约十余里,过了六七道门,才把我从箱中放出来。我抬头一看,眼前琼楼玉宇,富丽堂皇,甚是气派。我就问:“这是到了哪儿?”有人告诉我说“是天上”。我也没有多问。接着就让我洗了热水澡,那水中香气袭人,以前从未享受过。刚洗完,就有人送来了漂亮的衣物,还端来了美味佳肴。待酒足饭饱,忽见一个女人,看上去大约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矮小,脸色青黑,眉后还有一块小疵。她留我住了几晚,与她同床共枕,极尽欢宴。临走,从那儿出来时,她赠给了我这些东西。

众人听他讲完,都明白了这黑矮女人就是皇后贾南风,便讪笑着离去了。

这一时期,经常发生俊美男子失踪的事,原来都是被贾南风弄到宫中供其淫乐后秘密杀死埋掉了。唯有这个城南小吏,因为不但长得端丽,而且生性乖巧,能说会道,很得贾南风怜爱,这才捡了一条命,活着出来。

贾南风的妹妹贾午虽然和她是一奶同胞,在外形上却和姐姐大不一样,据说生的是“光丽艳逸,端美绝伦”,但她们姐妹俩在性格上还是有不少相似之处的,比如胆大,比如好色。其实,早在贾南风淫乱后宫、祸害美男之前很多年,贾午就已经有了勾引帅哥、夜夜偷情的香艳经历。

和贾午偷情的是洛阳城的一个风流才子,姓韩名寿,不仅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而且博学多才,为时人所重。贾府的当家人贾充当初正是相中了韩寿的才干,才征调他到自己的幕府中担任秘书之类的官职。

贾充身为晋武帝的宠臣和未来的国丈,权倾朝野,一手遮天,家里经常高朋满座,共饮同乐,而作为秘书官的韩寿自然会参与其中。

有一次贾充在家中大宴宾客,二小姐贾午从自己的闺楼上开窗呼吸新鲜空气时,正好看见了美男子韩寿,浑身的骨头霎时间就酥了,一下子就死心塌地爱上了他。

贾午偷偷打听到韩寿是父亲幕府中的官员,就派贴身丫环(不知叫春香,还是叫红娘)悄悄找到韩寿,代为转达自己对他的相思。贾午的艳丽娇媚早为韩寿所知,现在听到自己被她苦苦相思,不由大为感动,就请丫环代为问候小姐。贾午得到意中人的温柔回复,不由得春心荡漾难以自抑,就拿出皇上赏赐给他老爸的金珠宝贝,精心选出一件让丫环送给韩寿,并约他当晚前来幽会。

夜深之后,韩寿越墙而入直奔贾午香阁密会佳人,偷尝禁果。从此以后,二人便经常夜间幽会,双宿双飞。

贾午自从和韩寿约会偷情以后,更加注意修饰打扮,而且每天眉飞色舞,贾府上下都感觉到了二小姐的变化,却都不知道什么原因。

一天,贾充又大宴宾客,韩寿也应邀赴宴,贾充及众人都闻到韩寿身上发出奇香之气。贾充对这种奇香非常敏感,因为他知道这种奇香发自西域不久前进贡给皇帝的一种香料,只要这种香料一触人体,其香经月不散,而且他也知道这种香料晋武帝只赏赐给了两个人:一个是陈骞,一个就是他自己,除贾、陈两家之外,宫外再无第三家有此香料。韩寿身上发出奇香说明他近期接触过这种香料,而韩寿作为一个小吏,怎么可能接触到西域进贡给皇帝的香料呢?贾充想到这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小女贾午近日多有异常,莫非她与韩寿之间……贾充不敢再往下想。

贾充既然怀疑贾午与韩寿有私情,就开始暗中调查此事。他招来管家,声称近日京城盗贼横行,令管家查看府中院墙有无异常之处。管家带人巡查后,向贾充报告说:“府里四周院墙没有损坏,只有后墙东北角处好像被人攀援过。”贾充明白问题就出在这里,而贾午足不出户,要与韩寿有私情,肯定要身边的亲信丫环穿针引线,于是,贾充暗将贾午身边的贴身丫环招来严辞审问,丫环见事已败露,只好将小姐与韩寿偷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贾充恼怒之余,传贾午来见,贾午见事已至此,就向父亲表示:“女儿今生只爱韩寿,这辈子非他不嫁!父亲若不能成全,情愿一死。”贾充见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只好想法遮掩此事,又想到韩寿满腹经伦,一表人才,日后必定大有作为,女儿嫁给他,也不算委屈,就立即召集府中知情的丫环仆人,严令对小姐夜会韩寿一事守口如瓶,否则严惩不贷。然后,派一心腹幕僚去请韩寿来见,韩寿一见贾充就从容拜倒,说到:“韩某与二小姐彼此倾慕,相知甚深,企盼大人成全。”贾充见韩寿冷静镇定,满面英气,不禁转怒为喜,顺水推舟说道:“得婿如此,还有何憾!”

韩寿与贾午就这样偷香结缘,终成眷属,这当然是一个皆大欢喜、喜庆祥和的结局,但他们二人的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虽然他们是一千七百年前现实版贾府的人,却和曹雪芹笔下虚构的贾府中的人物一样最终没有逃脱封建贵族家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历史铁律。

致命的祸事出在贾午那个疯狂丑恶的姐姐、晋惠帝皇后贾南风身上。

贾后与惠帝共生了四个女儿,可惜没有儿子,于是,这个心胸狭窄,阴险毒辣的丑女人就把被立为皇太子的惠帝长子司马遹,即愍怀太子,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时刻想着要废了他。为了达到目的,贾南风曾诈称自己怀孕,并弄了些绢布塞到衣服里掩人耳目,临产时,她把妹妹贾午的儿子抱到宫中,当作自己新生,取名慰祖,企图用他来替代愍怀太子。

元康九年(299年)十二月,贾南风诈称惠帝有病,要愍怀太子觐见。太子入宫后,贾南风故意避而不见,派人端来三升酒,以皇帝所赐为由让太子全部饮下。愍怀太子难违圣命,喝得大醉。贾南风又让黄门侍郎潘岳模仿着太子的口吻书写了一篇表文,然后按着酩酊大醉、神志不清的太子的手照样抄写一遍。表文曰:“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中宫(贾后)又宜速自了,不自了,吾当手了之。已与谢妃(太子生母)约定同时发难,灭绝后患,立吾儿司马道文为王,蒋氏(太子妃妾)为皇后……”

紧接着,贾后以表文作为罪状让惠帝废掉了太子,将其囚禁起来,不久又暗中派人把太子害死。

“八王之乱”和太子被害引起朝野内外众情愤怒。贾南风的专制统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

一直想废掉贾后取而代之的赵王司马伦(司马懿第九子,惠帝的叔祖父)见时机成熟,便秘密联络了梁王肜(司马懿第八子)和齐王冏(惠帝的堂弟)共同起兵。

永康元年四月三日深夜,赵王伦矫诏率兵入宫,他们先把惠帝挟持到东堂,然后下诏召贾谧(贾充的侄子,贾充死后由他因袭爵位)来见。贾谧刚到殿下,见情况有变,大喊:“阿后救我!”话音刚落,脑袋就落了地。已经控制了后宫的赵王伦,派齐王冏入殿捉拿皇后贾南风。

贾南风见齐王冏夤夜入宫,知道大事不妙,惊问:“你来此何事?”“奉诏书收捕皇后!”齐王冏接声道。“诏书当从我手中发出,你奉的什么诏?”贾南风色厉内荏地问道。齐王冏不再睬她,将她押着出了后殿。贾南风在火光中隐约看见了惠帝的影子,就远远地喊道:“陛下,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婆让人家废了,到头来还不是废了陛下自己吗?”喊了一通见无济于事,就又问齐王冏:“起事者是什么人?”齐王冏毫不避讳地回答:“是赵王和梁王。”贾南风听了悔恨不已,恶声恶气地骂道:“拴狗当拴颈,我反倒拴其尾,也是活该如此。只恨当年没先杀了这俩老狗,反被他们咬了一口。”走到宫西,看到贾谧的尸体,贾南风不禁高声号啕。哭声中透出了她的绝望

随后,被废为庶人的贾南风先被幽禁在宫中,后又被囚禁于金墉城。几天后,贾南风被司马伦毒死在那里,包括贾午韩寿在内的贾府一众人等被推上了断头台,曾经高朋满座、风光无限的贾府至此风流云散,家破人亡,销声匿迹,空留下历史老人深沉而悠远的一声叹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