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回乡岂为鲈鱼脍

忆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西晋时期的张翰在历史上不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人物,但他为了故乡的鲈鱼脍和莼菜羹而辞官归乡的故事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不时见于诗词散文之间。

张翰放弃仕途回家做老百姓真的是为了鲈鱼脍和莼菜羹?

鲈鱼是一种味道特别鲜的鱼,以吴淞江所产最为有名,小学语文课本中便有“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的诗句。鲈鱼脍则是指鲈鱼所作的脔肉,也就是鲈鱼片。

莼菜也叫菁菜,是一种鲜美嫩滑的珍贵蔬菜,具有药食两用的保健作用,主要产于江苏、浙江两省的太湖流域。

张翰的家乡就在太湖流域的吴淞江畔,而且出身当地的世家大族,所以从小就经常吃到鲈鱼脍和莼菜羹,直到公元301年他应朝廷征召离开故乡到京城洛阳任职。

征召张翰进京的并不是当时的皇帝晋惠帝,因为这个皇帝是个十足的傻子,而是代替皇帝执掌国家大权的齐王司马冏。

司马冏是司马昭的孙子,父亲司马攸死后,他袭爵成为齐王。在“八王之乱”期间的公元300年,司马冏和赵王司马伦合伙废杀了荒淫无耻、阴险毒辣的皇后贾南风,但后来却受到了司马伦的排挤。等到司马伦篡位当了皇帝时,司马冏再也忍耐不住了,于是联络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等共同讨伐司马伦,迎惠帝复位,于是晋朝历史进入的短暂的齐王冏时代。

司马冏执政后,败家子、糊涂蛋的本色很快就暴露出来,他大兴土木,“北取五谷市,南开诸署,毁坏庐舍以百数”;醉生死,“凿千秋门墙以通西阁,后房施钟悬,前庭舞八佾,沈于酒色,不入朝见”;任人唯亲,封给手下的吮疮舔痔小人一等公爵,号曰“五公”,对他们言听计从;滥杀忠良,“主簿王豹屡有箴规,冏并不能用,遂奏豹杀之”,于是,“朝廷侧目,海内失望”,无论是公务员还是老百姓都对司马冏失去了心,充满了不满。

司马冏可能是个喜欢附庸风雅、沽名钓誉之人,所以他才会征召名士张翰进京任职,并且将他安排在自己身边担任东曹掾,这个职位大体相当于现在的总理府秘书长。

张翰虽然纵情任性,放浪不羁,不拘礼节,人称“江东步兵”,和爱翻青白眼的前辈阮籍有的一拼,却并非糊里糊涂,不谙世事。到京之后,张翰耳闻目睹司马冏的骄奢淫逸,暴行滥政,深刻地预感到一场新的暴风雨即将袭来,心中总是萦绕着对将来的忧虑。

一天,张翰遇到了同郡的顾荣,便对他说了这样一番话:“天下纷纷,祸难未已。夫有四海之名者,求退良难。吾本山林间人,无望于时。子善以明防前,以智虑后。”顾荣深知其心,紧紧握着他的手,怆然答曰:“吾亦与子采南山蕨,饮三江水耳。”于是,不久之后,在萧瑟的秋风吹起时,张翰“因思吴中莼菜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挥挥手写下了文化史上的一个传奇,悠悠然留下了一个千年不尽的莼鲈之思。

莼鲈之思当然只是个借口,张翰放弃功名利禄回乡为民是因为他不愿被卷入“八王之乱”的刀光剑影,腥风血雨,沦为皇族权力之争的牺牲品。南朝文学家刘义庆在撰写以记录名士风采而著称的《世说新语》时,没有把张翰因为莼鲈之思弃官回乡的故事归入“任诞类”,而是将其归入了“识鉴类”,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和张翰同时,同乡,同为名士,而且成就更大的陆机,也就是名著《文选》的作者,就没有张翰这么淡泊、这么潇洒,而是抓住权力的缰绳不放,最终因为兵败悲惨地被主子砍掉了脑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