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透过唐诗看就业

忆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近几年,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已经成了全社会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那么,在一千多年前的大唐王朝,知识分子是如何看待就业,又是怎样找工作的呢?我们不妨透过唐诗来一探究竟。

“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在《从军行》中曾这样写道: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不作一书生。诗中表达了作者对军营生活的向往,从军报国的热情与抱负洋溢字里行间,呼之欲出。但写诗归写诗,杨炯实际上并没有当过兵,他九岁时通过考试获得了“神童”的荣誉称号,上元三年(公元676年)二十六岁时科举及第,当上了校书郎,在国家图书馆工作,这应该是一份不少大学生们都非常羡慕的工作吧!

稍晚于杨炯的陈子昂登上幽州黄金台时发出了深沉的浩叹: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怀才不遇知音难觅之情令人感同身受。其实,早在他初到长安时就曾经有这种体会,为了吸引人的眼球,从而实现在政府部门就业的愿望,他于闹市之上买下了一架古琴,并邀请大家翌日到一著名酒楼听琴。第二天,陈子昂当众宣布自己的诗文比古琴更有价值,随即摔琴于地,将诗文分送给现场人士,于是,陈子昂一夜之间名满京华,不久就顺利通过科举考试当上了公务员。

唐代诗人中像杨炯、陈子昂一样凭借科举走上仕途的不在少数,如王维、韩愈、白居易、柳宗元、刘禹锡、杜牧等。他们的金榜题名固然是靠了自己的真才实学,但VIP(重要人物也)们的推荐也功不可没,玉真公主(唐玄宗的妹妹)是王维的伯乐,作为前辈的诗人顾况则推荐过白居易。

李白与杜甫虽然都是大诗人,但却都不是科举考试的宠儿。李白是个传统教育的叛逆者,他不屑于参加科考,而想凭借诗名进入中央政府。经过达官贵人的推荐,他终于实现了想,成了唐玄宗身边的一个近臣,可当他发现自己只是个供皇帝消遣娱乐的高级小丑时,就“仰天大笑出门去”,“明朝散发弄扁舟”了。杜甫参加科考时,正值奸相李林甫掌权。为了维持既得利益,打击新进人才,李林甫做得很绝,一连几届一个也不录取,并且骗唐玄宗说天下的人才都已被吸收到政府机构中来了。杜甫同志郁闷得不行,只得再想别的出路。为了就业,他接连给皇上献上了三大礼赋,最终感动了唐玄宗,赏给杜甫一个九品芝麻官。

唐代诗人中有一类人根本不需要就业,因为他们从小就进入寺院出家为僧了,如初唐的寒山、盛唐的王梵志、中唐的皎然和无本、晚唐的齐己和贯休等。无本就是后来的贾岛,他在长安道上骑驴推敲“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时,碰巧撞上了大作家兼大官员的韩愈的车驾,二人不撞不相识,成了莫逆之交。韩愈帮助贾岛还了俗,但就业却成了难题,因为屡试不第,贾岛只得靠给人写写字(他的书法不错)、当当家教谋生,不幸中的万幸是,到了六十岁时他终于当上了九品的主簿,好在唐朝没有严格的退休制度,否则贾岛倒霉到家了!

中唐著名诗人元稹的初恋就发生在一个寺院里,那是山西蒲州的普救寺,初恋女友就是《西厢记》中莺莺的原型。但元大帅哥是个始乱终弃的人,为了功名利禄,他抛弃了“莺莺”,娶了都一把手韦夏卿的女儿韦蕙从,依靠自己的才学和裙带关系进入了中央政府。

比杨炯晚了一百多年的“诗鬼”李贺也曾经发出过和前人相似的感慨:“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身体羸弱的李贺当然也没有实现投笔从戎、收复失地的远大抱负,而且他的就业之路远比杨炯坎坷得多。李贺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虽家道没落,但他志向远大,勤奋苦学。可是,他进京赴试时却未能顺利进入考场,因为他的竞争者毁谤他,说他父亲名晋肃,他当避父讳,不得举进士。李贺遭谗落第,愁苦郁闷,后来虽然做了奉礼郎(也是个九品官),可惜27岁就英年早逝了。

晚唐诗人罗隐年少时就已诗名远扬,而且常以诗文讽刺现实为民请命,并自编其文为《谗书》,因此声名更著。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罗隐也因为《谗书》而深受当权者痛恨憎恶,以至于考了十回进士都是“解名尽处是孙山,罗隐更在孙山外”。所以他的朋友赠诗说:“《谗书》虽胜一名休”。后来,天下大乱,罗隐的老乡、靠农民起义起家的钱镠自立为吴越王,罗隐才得以在政府部门就业,做了钱塘令。

著名诗人们都是先学习后就业,但唐代诗人中还有一个先就业后学习的典型,他就是孩子们非常熟悉的《小儿垂钓》那首诗的作者胡令能。胡令能外号“胡钉铰”,是莆田(位于现在的福建省)城里一个以修理铁器木器为生的手工业者,却因为对诗歌的热爱和一点点天赋而为人所知,青史留名,如此人生,不亦乐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