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杜甫是个好朋友

忆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公元744年,四十三岁的李白和三十二岁的杜甫在当时的东都洛阳一见如故,结为挚友。

那时,受到唐玄宗冷落,被赐金放还的李白刚刚心灰意冷、满怀忧愤地离开了都城长安,而多次赴考落第的杜甫正在洛阳城内犹豫不决,不知何去何从。两个天才诗人的偶然相逢像灿烂的阳光一样扫清了各自心头的阴霾,两颗纯真热切的心灵一同沐浴在友情的清泉净水之中。

他们惺惺相惜,平等交流,抒怀遣兴,评古论今,建立了深厚而真挚的友情。分手前,二人相约下次在梁宋(今河南开封商丘一带)会面,之后一起访道求仙。

同年秋天,两人如约到了梁宋,在这里,他们还遇到了诗人高适。三人各有大志,理想相同,一起畅游山水,评文论诗,纵谈天下大势。

第二年,即公元745年,李白与杜甫在东鲁第三次会见,二人同游齐赵。他们一同驰马射猎,赋诗论文,同行同宿,亲如弟兄,就像杜甫在《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中所写的一样:“我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他们还一道寻访隐士高人,偕同去齐州拜访当时驰名天下的文章家、书法家李邕。

这年秋冬之际,李白与杜甫在鲁郡(今山东兖州)相别,杜甫写了《赠李白》一诗:“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李白与杜甫两次相约,三次会见,知交之情不断加深,但他们分手后的表现却大不相同。

李白是个“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的人,对爱情如此(他一生结过好几次婚),对友情亦然,所以他走到哪里都能很快交上朋友,而离开之后却又会很快不再去想曾经的故人。

杜甫在友谊上则是个情痴,和李白分手后,他对这位老友魂牵萦,念念不忘,为他写了不少诗篇,流传至今的就至少有《春日忆李白》、《冬日有怀李白》、《天末怀李白》、《梦李白(二)》等五首。

在诗中,杜甫盼望着“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感叹着“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挂念着李白的衣食住行——“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担心着李白被流放以后的安全——“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至诚君子之心溢于言表,一往情深之谊令人感动。

李白流放夜郎途中遇赦的消息传到杜甫所居的成都时,杜甫欣喜至极,写下了《不见》一诗:“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细心的朋友可能会注意到,和杜甫的其他诗作相比,上面这首诗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那就是他实际上是没有标题的,后人为了便于叙述,就借鉴《诗经》的做法用诗歌的前两个字做了题目。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杜甫在听到关于他一直梦萦魂牵的老朋友的好消息时,心中是那样的激动而快乐,以至于忘记了给诗作起一个名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