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唐朝的另一个崔郎

忆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大凡喜爱文学的人都知道崔护这个人物,他之所以青史留名,不是因为后来做到了剑南节度使的高位,而是因为那动人的《题都城南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即为此诗后两句),因为那段“人面桃花”的爱情传奇。

殊不知,唐朝还有一个崔郎,也是凭借一首诗、一个爱情故事为后人所铭记,他的名字叫崔郊,这首诗题为《赠婢》。

在中国文化中,侄子经常会爱上姑母身边的女孩,比如《玉簪记》中的潘必正与陈妙常(潘姑母身边的道姑),《珍珠塔》中的方卿与表姐陈翠娥,就连名著《红楼》中的宝黛之恋亦未逃脱这一窠臼,崔郊爱上的女孩则是姑母家的歌婢。

崔郊是唐宪宗元和年间的一个秀才,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是不少女孩的梦中情人。他的姑母家中有一歌婢,天生丽质,歌舞弹唱俱佳,是汉南一带最美的女子。歌德曰: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崔郊与那歌婢,一个正青春,一个是少年,二人一见钟情,两心暗自相许,琵琶弦上说相思,诉不尽无限意。

爱情的花儿心中开放,幸福的歌儿随风飘荡,崔郊成了姑母家的常客了,并且梦想着姑母有朝一日大发慈悲,该放手时就放手,给爱一条生路,让他抱得彩云归。可是,一天当他再次来到姑母府上时,却已是“人面不知何处去”,空余遗恨对西风,原来,姑母真地放手了,只不过放手的对象不是他,而是权势显赫、家财万贯的于頔于大帅,这样一来,既可以断了娘家侄子的念想,又能换来白花花的银子、黄灿灿的金子,贪财的她何乐而不为呢?

从那日起,崔郊相思成灾了,他“四书五经无心读,三餐无味懒下喉,独坐书房愁脉脉,面对冷月恨悠悠”,结果日渐憔悴,一病不起,正如后人李商隐诗中所写:“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崔郊深爱的歌婢更是备尝相思之苦,她在帘幕无重数的深深庭院之中,千万次无言独上西楼,面对如钩冷月,深感“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之苦,可是这爱无人倾诉,只能埋在心底,瞒,瞒,瞒。

后来,爱情的神奇力量让崔郊离开病榻,一路来到于府大门之外。我们这个多情的秀才并没有冒失地进府,而是在附近找个地方住了下来,从此每天藏在府门外不远的某个角落,等待着与心上的人儿见上一面,一诉别恨离愁。

苍天不负有心人,崔郊最终等到了机会。寒食节这天,我们的这个歌婢出府踏青散心,百感交集的崔郊便远远地在一棵柳树下等待,两个相爱的人儿终于相见了。崔郊与心上人执手相看泪眼,饮泣不已,发誓终生相爱,永不变心,最后,崔郊将那方题着诗的手帕送给了心上人,这就是那首声声泪,字字血,点点恨,句句情的《赠婢》:“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湿罗巾。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萧郎”原指萧衍,后用来指代情郎)。

不久,这首感人至深的爱情诗传到了喜欢诗赋爱惜人才的于頔耳中,他非常欣赏其中的后两句。当于頔听说作者崔郊的心上人就是自己府中的一个歌婢时,就决定将自己身边的这朵红玫瑰送给他,成就这段郎才女貌的良缘。崔郊已经破灭的爱情之梦在峰回路转之后竟然圆了,事情就这样成了,这只能是上天的造化。

崔郊与心上人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相他俩从此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过着幸福的生活,相依相伴慢慢变老。

遇到佳人并与之一见钟情是崔郊的幸运,遇到心胸宽广、爱成人之美的于頔则更是崔郊的幸运,否则,他的爱情故事将会成为又一阕“孔雀东南飞”。

  • 背景:                 
  • 字号:   默认